ASENKUN

今天也在石青海沟深处

控制不住洪荒之力撸了一张图  女装旗袍PLAY?
图案厚颜无耻的用了系统自带网点 
手残多年sketchbook和电容笔也救不起来
青江真可爱prprprpr(突然大声)

#修仙产生幻觉产物
内容纯粹脑洞 来源关于地震的噩梦

#刀男救助遭遇地震婶婶的反应#
三日月:全程喝茶,并且表示人老了干不动活了哈哈哈哈
岩融:忙着安慰其实并没有被吓到的今剑
三条家唯一的老实人石切丸:任劳任怨的救婶婶(但是根本挖的是相反的路啊)
数珠丸:一副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自觉为婶婶念经(为来世?)祈福
青江:因为侦查的缘故被架起来当做婶婶雷达
一期:拦住关心婶婶的小短裤们,从后院开出了他的挖掘机(让专业的来!)
明石:啊~没干劲。
萤丸:在照顾明石。
爱染:也在照顾明石。
物吉:好的!我会带给婶婶幸运的!(然后呢?)
小夜:要怎样为婶婶报仇呢?(我还没死啊喂!)
堀川:兼桑!兼桑你还好吗?(喂你看看我啊堀川!)
被被:一边挖土一边说我这样的仿品弄脏了正好
蜂须贺:得到了虎彻的真品,你就让我干这个?(说着看向长曾祢)
髭切:我记得婶婶之前在哪个房间里!在……在……额……源氏万岁!
莺丸:在肝大包平,根本没空理你啊婶婶!

ps.本人中立,没有对九寨沟地震的恶意
为云南同胞祈福
(图片来自贴吧表情包)

被刀乱官博大新闻炸了出来
在演练场会遇到郭敬明吗(ಡωಡ)
突然闪电冲刺表情包
另外肝十万肝到失了智

#突然脑洞
极胁立绘出了舔舔舔  青江他真好看(暴哭暴哭)
和姝穹太太吸极青江的时候突然产生皇帝新装脑洞(其实是对青江战斗立绘白装束系在哪里产生质疑,姝穹太太说是女鬼姐姐托着呢哈哈哈哈哈)

从前有一个皇帝,他叫笑面青江,他非常想要一件世界上最美丽的白装束,于是他找来了据说最好的裁缝家族三条家为他做衣服。终于在漫长的等待之后,裁(老)缝(实)石(人)切丸双手捧着空气到青江皇帝面前,在按照三日月的说辞描述了这件白装束的华丽后说只有纯洁的人才能看得到,您穿上之后去见您的臣子,就知道谁是真正正直的人了。于是青江皇帝去找了自己志同道合的老臣龟甲贞宗问他自己的白装束好不好看,诚实的老臣龟甲说什么也没有啊,青江皇帝大怒说噫你这个污人,于是就炒了龟甲的工作。其实青江皇帝自己也根本看不见,但是他作为神剑(不……)不愿意承认自己很污的事实,所以真的穿了真空白装束去游街。全国的百(刀)姓(男)听说了这件事都很好奇,明明皇帝什么也没有穿但是大家都不想让自己在别人看起来不正直,所以表面上都说很漂亮很漂亮实际上根本不知道传说中皇帝的白装束什么样。直到一个母亲烛台切带着他的儿子也来围观,纯朴的农妇(不……)似乎知道了真相但是不想说出来,这时候他年幼的儿子太鼓钟贞宗突然一脸迷惑的说:妈妈他什么也没穿啊,这不华丽。周围的刃刚想指责,但是看到太鼓钟单纯的眼神才恍然大悟,啊原来皇帝真的什么也没穿啊,然后本丸就成为了一个充满黄段子的本丸,故事就结束了(其实是我编不下去了,救命)

#突然脑洞
极胁出了啊啊啊啊我的青江宝宝
突然兴奋毒奶一发(其实是想到之前贞酱极化的梗噗哈哈哈哈)
深夜撸图意随心动无草稿乱如狗
纯粹搞笑产物不要care

#我有一个脑洞
地下城被枪爹教做人  就在想这次会是谁背包丁的锅呢
大概就是真假粟田口双子(不……)
灵感来自滑妃事件

内容大概是这一天前田婶婶和吵架了
然后沙僧长谷部发现前田抢了婶婶的祖传金重步跑了
并且声称一个刃也可以走62取明石回来
但是后来发现有两个前田长的一模一样
于是去找观音菩萨江雪
菩萨带着他的善财童子小夜  对小夜和宗三说你们一人站一边,喊日本号,谁有反应谁就是真的
然而限锻从不出货前田根本不认识日本号  江雪说你们去找玉帝
玉帝太郎和王母娘娘次郎接见了婶婶
但是玉帝忙着照顾烂醉的王母   说你俩同属一脉   难以分清   就让他们直接去侦查第一的地藏王那里
地藏王青江表示手下有谛听可以分辨真假
然后召唤了女鬼姐姐出来    女鬼姐姐说不可说不可说
于是青江推辞说像这两位可以极化的爸爸,就算看得出也打不过啊
不过我可以写推荐信让防御第一的佛祖帮你们看看
于是婶婶一行人去找了佛祖数珠丸
没想到数珠丸眼睛都不睁就看出了人群之中混进了一个平野
然后喊了一声前田休动我来擒他
抛出念珠把平野缠了个结实
然后前田就和婶婶和好了
佛祖数珠丸表示都是弟弟吹的风
平野……平野当然是七月中下旬送去极化了啊
如果真的有极化的话(눈_눈)


原谅我编不下去了(吐血)(吐血)_(:з」∠)_

#厨力爆炸产物
涂了一件青江元素T恤,并且厚颜无耻的穿出家门
第二张是给基友的生礼
她喜欢的药研宝宝
丙烯真费笔啊_(:з」∠)_

[段子]听说最近流行私设刀梗
突然脑洞 #震惊!抠脚阿官竟又出新刀!新刀剑男士资料部分公开!#
之前看了贴吧里大佬写的西瓜刀剪刀指甲刀突然笑死哈哈哈哈哈
自己也来了一发_(:з」∠)_
私设刀-四十米长大刀  (大家都懂的)

刀种:四十米长大刀
刀派:Expression package
登录(读取):又到了斗图的季节
登录(完成):你喜欢千年杀吗
游戏开始:来吧!互相伤害吧!

入手:我叫四十米长大刀,虽然说是有四十米,但具体数值其实不可考证,是现在最流行的刀呢。

图鉴:我名叫四十米长大刀,虽然诞生的时间比较晚,但是出乎意料的流行,持有我的主人很多,相比于战斗似乎更常用来亲友反目。具体长度在不同时期记录不同,甚至是否真实存在也很有争议,但是四十米是最公认的说法,奇怪的是我的历任主人在出招之前都喜欢让对方先手,这也是让我不能理解的地方。

本丸1:今天没有使用我,是因为没有上网吗
本丸2:“怼”是什么意思啊
本丸3:再戳我我也不会变得比马拉松长的!
本丸(放置):今天主上的心态很平和呢
本丸(负伤):在战场上不要让对方先手啊!

结成(入队):为什么要把我和煤气罐安排在一队?
结成(队长):就说嘛,我比大宝剑什么的都长太多了

装备1:这个刀鞘太短了啊!
装备2:插不进去也不要硬怼啊!
装备3:你就是这么对待十星大太刀的?

资源发现:这是我的私房钱用来买新刀鞘的!

出阵:兄弟们上啊!怼死对面那帮先跑的!
索敌:就算后手也不能不让我用远程吧?
演练开始:哈哈哈来比一比我们谁更长吧!
出击1:我准许你先跑39米!
出击2:看刀!
轻伤1:啊……居然被友军击中了!
轻伤2:还有这种操作?!
中伤/重伤:刀太长果然很难拔出来呢……
真剑必杀:赌上我友情终结者的尊严!!!
MVP:不要小看传说中的刀啊!
升特:似乎变得更长了呢
手入(轻伤):快来帮我洗头,我自己够不着
手入(重伤):小心不要割断手了
链结:你真的更喜欢操场那么长的刀吗
任务完成:你今天伤害了多少亲友?
远征:我不在的时候先拿魔仙棒凑合一下吧
远征归来:似乎刀长一点好不是没有道理……?
远征归来(近侍):我该回避一下吗,不要把他们戳成烤串了
锻刀:就算把刀都接在一起也不会比我更长的!
战绩:你这样是要注孤生了啊
万屋:把我的私房钱还给我!
马当:如果是马应该跑的很快吧
马当:呼呼呼竟然追不上呢
畑当:是因为秋天割麦子更快吗
畑当:其实我更适合打井……
手合:把屋顶戳出洞真的好吗
手合结束:都说了要在空地比试了啊
破坏:果然,长到拔不出来的刀……就不该存在于现世么

[段子]#听说大家都在玩蟑螂梗#
厚颜无耻的跟风一发
靠了这脑洞停不下来  简直有毒_(:з」∠)_
(图源魔改来自网络  脑洞来自闻临熙和姝穹太太)
石青南北蟑螂衍生脑洞蟑螂本丸  食用愉快XD

这一天,婶婶正在睡觉。突然有人敲门。
婶婶被惊醒,迷迷瞪瞪的问是谁啊?
门外响起了青江深沉而又轻佻(?)的声音:主上我极化回来了!快给我开门啊!
?现在胁差也可以极化了吗(醒醒国服短刀还没极化)婶婶一脸蒙逼的拉开了门
一只巨大的蟑螂逆着光站在门外,从绿发的缝隙中放射出诡异的光
“主上,你想我吗。”
…………
婶婶尖叫着一把推开变成蟑螂的青江跑了出去,扑通一声平地摔倒,然后嗷嗷叫唤着连滚带爬地跑走了。
“哎呀!”
清光难过的看着因为突然的震动翻倒的指甲油瓶子,心痛到抽搐。
“主人又在干什么,我的红指甲还没有涂完呢!”
清光举起身上的前两对触角,他刚刚涂完两只,正在等自然风干。
“如果嫌弃手脚太多涂指甲麻烦的话。”
坐在一旁忍无可忍的安定说
“不如就砍了吧?”
…………
“一期!一期救我!”婶婶滚去找本丸貌似最可靠的一期一振求救
当婶婶冲到粟田口集体宿舍拉开门时
“是谁啊?”
一屋子发色各异的小蟑螂一齐转头看向愣在门口被吓呆的婶婶,一期色头发的蟑螂被簇拥在中间,笑得一脸幸福
白色头发的娇小蟑螂头上趴着的小虫子唧唧的叫了两声惊醒了几乎被吓尿的婶婶
“晚安!”
婶婶哐的关上门
…………
“呕!”经受了突如其来的的视觉冲击,强大如婶婶也扶着墙干呕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
婶婶被墙角里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发现是惯来独来独往的大咖喱,只是太黑没看见
“你……你在这里蹲着干嘛”
大咖喱蟑螂继续缩在墙角
“……我没兴趣和你们搞好关系”
啊……一个人战斗,一个人死去……
…………
吐完了婶婶觉得有点饿,打算去厨房弄点吃的
平时都可以完美避开烛台切巡查的婶婶明显今天失策了
“大晚上您不去睡觉来厨房干什么?”
带着眼罩的帅气……蟑螂笑容温和的问
然而吸引婶婶全部注意力的是他手上举起的四把菜刀
“您忙,您忙……”
婶婶心虚的笑着后退,然而一头撞在了正在向博多要酒钱的次郎和号叔身上
“都说了这个月的花销已经超过预计了”博多蟑螂一边推眼镜一边打着算盘
然后他顺手捞过之前烛台切买来的杀虫剂递给日本号
“这个给你,拿去喝吧!”
…………
今天的今剑也和萤丸一起混在粟田口家的短裤堆里玩耍
猝不及防的一只体型纤细的白色蟑螂跳了出来
“哇!吓到没有?”
短刀们被吓了一跳,然后诡异的停了下来看向鹤丸身后
两个巨大的带触须的阴影把鹤丸整个笼罩住了
“额……哈哈哈哈这只是个玩笑……”鹤丸尴尬的干笑着举起双手慢慢转身
两只巨型南方蟑螂石切和岩融就站在他身后
“鹤丸殿,您是因为埋的太久,所以变白了么”
…………
形容崩溃的婶婶蹲在屋顶上,他仿佛以为自己在做梦
“国服怎么可能出极化,这莫不是个假本丸”
这一刻婶婶觉得万念俱灰,他又一次感受到了十万玉无阿尼甲的痛
“人生重来算了”
这样想着婶婶举起了手里的枪
“不要啊!请住手!”
自杀被打断婶婶惊诧的想这么高的屋顶怎么会有人(虫)上来
只见夜色下,一只梳着中分发型披着圣带的蟑螂带着仿佛流星般耀眼的光束飞上万米高空(并不)的本丸屋顶
嘴里还喊着
“阿鲁几!阿鲁几!!”

#是时候为我的欧洲(并不)血统付出代价了#
emmm自己立的flag跪着也要拔完
分别尝试了单喝黑松单喝圣水双拼和加柠檬
感觉一言难尽
单纯来说黑松还好,一股金嗓子喉宝味
气很大  接受范围之内
崂山水是真鸡儿难喝
光闻有淡淡的绿豆味
喝起来入口像盐汽水
回味像黏在凳子底下的绿箭口香糖
嚼过的那种(呕……)
加了柠檬后意外的还好
挤完之后切了一下把瓤吃了
酸到失去意识
中间吃了几个巧克力缓解心情
用的大号牛奶杯
有点上头
不慎打了个嗝
一股凉意直冲天灵盖
感觉灵魂从鼻孔里飘走了
瞬间升天